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资讯 > 玩家技巧 > 正文

棋牌娱乐游戏中心:JJ比赛

棋牌游 发布:2020-05-24 54


棋牌娱乐游戏中心:JJ比赛-第1张    

“JJ比赛”客户端平台是竞技世界(北京)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旗下核心产品,首创以组织“比赛”的方式进行棋牌游戏,以取代通常的“散桌”游戏形式,让在线棋牌更具专业、竞技特色。该平台提供:“斗地主”、“麻将”、“升级”、“象棋”、“德州扑克”、“四国军棋”“飞行棋”等数十款在线棋牌游戏,并独家研发了“二人斗地主”“JJ连连看”等多款新作。
凭借棋牌竞技专业化、比赛形式多样化、时时有比赛、欢乐赢大奖等明显优势,为用户提供了专业、刺激、有趣的竞技体验;同时,在JJ比赛独有的公社体系和复式团队赛中,用户可以深刻的感受到温暖、协作和荣耀。
JJ比赛的竞技体系避免了传统棋牌游戏玩法的很多负面因素,同时还原了传统棋牌游戏“竞技”的精华本质,这使JJ比赛成为一种富有强大生命力的精神文化产品。以上特点吸引海量玩家参与JJ比赛:在短短的5年多时间里,JJ比赛注册用户已经超过1亿,为百姓的文化生活提供了丰富的精神食粮。
在推动大众棋牌竞技化的过程中,推出了《中国二打一扑克竞赛规则》(即斗地主竞赛规则),并举办“全国斗地主锦标赛”,迄今已举办四届,涵盖了全国主要大中城市,覆盖总人数过亿。

关于JJ比赛的相关新闻:

2010年至今5年时间里,一款名为“JJ比赛”(www.JJ.cn)的网络棋牌游戏,让黑龙江男子李猛输掉了50万元,妻离子散。李猛割腕自杀未遂,肌腱坏死,是这款网游给他留下的终身难以抹去的烙印。

  近日,新京报记者注册成为“JJ比赛”游戏平台用户,经过近一周的“实战”体验,发现这款游戏的功能并不仅是休闲娱乐,还有现金的输赢。玩家通过兑“金币”参与游戏牌局,也可变现“金币”换回现金。牌局每结束一局,游戏平台会从中“抽水”;而玩家通过平台商城内的“化缘钵”交易变现“金币”,平台每次要从中抽取4%或3%手续费。

  “这就是一种变相赌博!”李猛说,“JJ比赛”让他“入魔”,疯狂的时候,自己一局就能输掉一万元。记者发现,这个游戏平台中,像李猛这样的玩家还有很多,输几十万者也不在少数,很多人越陷越深。

  早在2009年,“JJ比赛”就被有关部门列入涉嫌含有宣扬低俗、赌博、暴力等内容的网络游戏产品名单,并长期被玩家举报涉嫌变相赌博,媒体也多次曝光,但其玩家人数却在逐年上升。北京警方相关人士表示,曾对“JJ比赛”进行过查处,但因没有发现运营商获利未定性为赌博。有法律人士表示,网游平台开设赠送功能,等于打通游戏虚拟货币交易链条,使虚拟货币能够兑换成现金或实物,有赌博嫌疑。

  “赌徒”玩家 越玩越输

  一把牌输掉上万元,陷入恶性循环,有玩家为翻本借高利贷

  “JJ比赛”网络棋牌游戏,成为30岁的李猛挥之不去的噩梦。在QQ空间里,李猛最后一条留言是“说不出来的一种想念”,他所想念的,是离自己而去的妻子和孩子,还有“JJ比赛”出现前的平静生活。

  5年前,经朋友介绍,李猛开始接触“JJ比赛”。游戏官网显示,其运营商竞技世界(北京)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北京竞技世界公司),截至2013年底“JJ比赛”注册用户突破1.2亿大关,峰值在线用户超过100万,手机激活用户达到5000万。

  在“JJ比赛”的游戏页面上,显示有斗地主、麻将、德州扑克、赢三张(炸金花)、拼十张(斗牛)、JJ捕鱼和跑得快等多款游戏。

  李猛没有想到,这些游戏会让他倾家荡产、妻离子散。“刚开始只是小玩,老是输,玩得也就越来越大”,他记得,自己曾经七八个小时就把1万块钱输得精光,后来甚至一把牌就能输掉上万元。至今已累计输掉了50多万元。

  2014年,婚后三个月,妻子就因李猛玩“JJ比赛”输钱离家出走,后来与他离婚带走了1岁的儿子,亲友逐渐开始疏远李猛,不愿与他交往。

  连串打击之下,李猛选择自杀。去年年底,他用菜刀割腕,昏迷三个小时后被人发现,在断了5根筋的情况下捡回一条命。但肌腱坏死,让他的手一直发麻。

  在“JJ比赛”里,有着类似经历的不止李猛。6月15日下午,玩家郑强换了“金币”,一边在“JJ比赛”平台玩赢三张(炸金花),一边在QQ群里跟其他玩家交流心得。他说,此次他从高利贷贷款1万元,月利息1500元,从家里偷溜出来,准备在网吧通宵夜战。

  这一待就是两天一夜。

  次日早上6点,郑强已输掉5000元。

  “你自己都知道没法回本了。”“何必呢,今天没点,改天再打呗。”QQ群玩家纷纷劝说,郑强说自己已经无法回头。输钱后,他觉得是网吧问题,于是换了另一家网吧继续玩。

  “没有进账,总是出出出。”16日下午,郑强急了,又买了2000元的金币,提醒自己一定要赢回来,但不管怎么打总是输钱。打牌时,他甚至连上厕所都不愿去,一直忍着。

  16日下午4点时,郑强已经输完了贷来的一万元,他开始在群里跟人借钱。“真不甘心,输麻木了”,郑强说也曾想过洗手不干,但控制不住自己。

  “我都快输掉一部奔驰车了”,七八个月时间内,玩家范龙在“JJ比赛”输掉50万左右,他总结说,自己的心态和“赌徒”没有什么区别。“赢不知道走,越输越起劲,这成了玩家们一个通病,总之就是输。”

  可“变钱”的“化缘钵”

  游戏平台送物品成变现工具,催生“金币”交易地下市场

  “说它变相赌博,是因游戏里的金币能换钱。”李猛说,玩家用现金购买“金币”,同样能出售“金币”变现。

  记者体验发现,每次打开“JJ比赛”平台网页后,游戏右下角立即弹出多个对话框。这些对话框是由“币商”发来的,他们会主动询问玩家是否出售“金币”,他们会以低价回收,再高价卖出。

  “JJ比赛”的玩家,可通过官网充值和网上“币商”两种形式购买“金币”,其中通过官网充值100元,只能获得10.5万“金币”,而在跟币商交易中,100元人民币能兑换14万左右“金币”,大多玩家因此通过“币商”购买“金币”,地下“金币”交易市场随之出现。

  李猛通过微信、支付宝和银行卡等支付形式,从“币商”手中购买“金币”。其提供的汇款记录显示,仅去年3月25日,他就通过微信转账方式,花7400元分六次购买“金币”。有买就有卖,玩家张伟说,他玩“JJ比赛”有一年多,每次赢到“金币”后,都联系淘宝等购物网站上的“币商”出售。

  在淘宝网上,记者体验购买“金币”。网名“炮哥”的“币商”销售的商品明示为“JJ比赛”的游戏“金币”。“炮哥”介绍,他回收“金币”价格为100元15.5万,再以100元14.6万卖回给玩家,从中赚取差价,“金币”的交易和变现,通过在游戏平台买卖“化缘钵”来实现。

  在“JJ比赛”平台里,玩家经验值达到5万后,游戏平台会送出“化缘钵”的物品,这是整个游戏平台唯一可以交易的“商品”,却对游戏本身不起任何作用。但记者打开“JJ比赛”商城主页,点击“我要出售”或“我要购买”,会出现大量玩家待售的“化缘钵”及价格、数量等。

  “买卖化缘钵,其实就是买卖金币”,一位玩家介绍,所谓“化缘钵”其实只是一个幌子,购买“金币”的玩家向“币商”或其他玩家支付现金后挂出“化缘钵”,再由“币商”或其他玩家用“金币”购买。反之亦然,“币商”或其他玩家收购“金币”也是同样的流程。

  记者联系到一个网名叫“唯一”的“币商”,通过微信支付100元,并将游戏昵称告知后,对方用“金币”购买记者挂出的“化缘钵”,记者账户上立即显示换来的14万“金币”。在“炮哥”的淘宝店,交易记录有81个,按每次交易单价100元来算,销售已近万元。

  2007年,公安部、信息产业部、文化部、新闻出版总署关于规范网络游戏经营秩序查禁利用网络游戏赌博的通知,规定网游不得收取或以“虚拟货币”等方式变相收取与游戏输赢相关的佣金;开设使用游戏积分押输赢、竞猜等游戏的,要设置用户每局、每日游戏积分输赢数量,不得提供游戏积分交易、兑换或以“虚拟货币”等方式变相兑换现金、财物的服务,不得提供用户间赠予、转让等游戏积分转账服务,严格管理,防止为网络赌博活动提供便利条件。

  平台“抽水” 无论输赢

  通宵玩牌无赢家,交易“金币”扣手续费,牌局诡异“波动”

  在“JJ比赛”里,各种游戏分为初级场、中级场、高级场、大师场等多种赛场,入场费不同,相同的是玩家每局无论输赢,都要被“抽水”,由平台收取一定数额的“金币”。

  记者体验了拼十(斗牛)自由桌200“金币”场,不管玩家输赢,每局结束后,游戏平台都会从中抽取3个“金币”。

  据一名玩家介绍,在“JJ比赛”里,“血流成河(麻将)”和德州扑克是“抽水”最多、也是金币流通最快的游戏。其中德州扑克开局就交“水钱”,每局20000金币的“德州岛屿”,玩家有六个人,“水钱”大概为现金10元。

  “玩家打一个通宵下来,大家都会发现谁都没赢到金币,平白无故少10多万金币。”这名玩家说。这一说法得到了李猛证实,他说,德州扑克2万“金币”大师场,每局下来抽水就有好几千“金币”。

  “JJ比赛”里唯一让李猛“引以为傲”的,是他在游戏中的等级。因充值太多,李猛已达到该游戏VIP的最高级——5星白金三级。

  李猛说,达到他这样级别的玩家不太多,级别高带来的好处是,不但能参加指定比赛,购买和交易“金币”时,手续费也能获得减少。

  游戏官网显示,5星白金VIP,卖“化缘钵”所得的金币中,卖方得到97%的金币,平台收取3%的金币用作交易费。4-1星白金VIP能得到96%金币,交易费4%。此外,VIP用户每日前5笔交易享受VIP汇率。记者从“币商”处购买金币,在交易结束后也被扣除了4%交易费。

  记者在“JJ比赛”里玩游戏的过程中,还多次遇到过“掉线”的情况,在连赢数局、奖励越来越高时,即使在网络或信号很好的情况下,出牌经常突然“卡住”,而桌面会立即提示,“你网速比较慢。”

  一名玩家介绍,这种“掉线”在游戏时的术语叫“波动”,“大多数时候波动时间都很巧,在你就要赢、进决赛、离现金大奖不远的时候波动就来了,让你离开桌面,系统自动帮你出牌”。

  该玩家称,不少人曾为此与游戏客服交涉,申请退费成功的却只有极少数人,“解释权全部归游戏平台所有,玩家没有任何发言权”。他同时发现,每局50000“金币”以上的“德州岛屿”很难赢。

  “赌”成游戏“敏感词”

  玩家质疑游戏涉赌被禁言,曾被多次曝光进涉赌“黑名单”

  2014年12月,李猛输掉几十万后,他开始在“JJ比赛”论坛发帖,声称自己在这里玩什么输什么,已倾家荡产妻离子散,“大家千万别玩了,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李猛发帖后不久,帖子被论坛管理员删除。有玩家透露,凡是在“JJ比赛”官方论坛上指其涉赌,都会遭遇删帖、禁言,还会被拉进“小黑屋”,“就是幸运值降到最低,每次牌局只能拿到烂牌”。

  因输钱太多,李猛经常找客服,但对方只是劝慰他要理性消费,注意身体健康,运气不好的时候,多打一些免费赛。“总之玩这个,都没有好处”。

  不过这一切在“JJ比赛”的页面上看不到丝毫痕迹,游戏官网对外宣称,其运营商北京竞技世界公司致力于成为一家为用户提供棋牌、游戏、娱乐和工具等优质服务的综合性互联网企业,为用户创造全方位快乐。

  不少玩家发帖举报“JJ比赛”涉嫌变相赌博,媒体也多次进行曝光,但均无下文,“JJ比赛”平台玩家人数逐年上升。

  2011年,中国消费者报《玩“JJ比赛”一年输掉十几万元》的报道,称该平台涉嫌变相聚众赌博,国家网络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表示将展开调查;2012年,重庆晚报又报道了一“JJ比赛”玩家两年输掉了17万,文化部网络文化处工作人员表示该游戏违法违规将严肃整顿;去年,齐鲁晚报又报道了《沉迷“JJ比赛”253天输30万元》。

  经查询,早在2009年11月,文化部办公厅发布《关于查处第七批违法游戏产品及经营活动的通知》,“JJ比赛”被列入涉嫌含有宣扬低俗、赌博、暴力等内容的网络游戏产品名单。

  北京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两年前,他们接到举报,对“JJ比赛”进行过查处,但之后并未定性为赌博,主要是没有发现运营商在“金币”交易中获利的证据。

  该负责人称,运营商北京竞技世界公司明文规定禁止玩家私下买卖金币,不过在“JJ比赛”中,确实有一些职业玩家以打游戏为生,从中赚钱。对于具有赠送功能的“化缘钵”,该负责人表示,该网游确实有赠送功能,“但只是一种商业行为”。

  针对是否涉嫌变相赌博,北京竞技世界公司工作人员表示,游戏的目的是给大家一个休闲娱乐的环境,他们提倡合理健康享受游戏或者消费,禁止一切私下交易,“比赛会有输赢,这确实不可避免,但我们能做到的就是不去控制发牌,公平对待每位用户。”

  游戏在“赌场”边界

  “JJ比赛”交易变现“金币”方式,与已破网络设赌案如出一辙

  2013年10月,温州警方破获456棋牌平台特大网络开设赌场案,该团伙非法获利高达6.89亿元,涉及全国10余个省市。记者注意到,“JJ比赛”平台开通赠送功能,玩家和“币商”之间通过“化缘钵”进行地下交易变现,与456棋牌平台如出一辙。

  在456棋牌平台,玩家需用现金购买虚拟币,获胜后可再通过游戏平台设置的赠送功能,从银商(网上倒卖虚拟货币人员)处兑换回现金。玩家需要游戏币时,银商以赠予名义转给游戏玩家,玩家通过银行汇款给银商。赢的玩家也可通过类似方式将游戏币以较低价格,以赠予名义卖给银商。银商低价回收,高价卖出,赚取其中差价获利。

  警方介绍,银商和游戏玩家每一笔交易时,游戏平台从中扣取一定手续费,游戏运营公司工作人员还会混到银商当中,把游戏币卖出去,实现营利。

 

很多人对JJ比赛有个疑问:

JJ比赛:全国最大竞技平台?还是最大网络赌博平台?

近年来网络赌博非常活跃,不少迷恋上网络赌博的人,倾家荡产,妻离子散。另外,网络赌博不需要进行现金交易,为洗钱犯罪提供了便利条件。在这样的背景下,很多网络游戏企业趁机建立了自己的游戏平台,但其中良莠不齐,更有甚者打着竞技幌子,却行赌博之实。一位长期研究这类游戏的内幕人士说,目前JJ比赛游戏平台,在运营中涉嫌赌博。今年1月至8月,全国公安机关和各有关部门密切配合,集中开展了整治网络赌博违法犯罪活动的专项行动,陆续侦破了一批网络赌博案件,遏制了网络赌博蔓延的局面。

 

灰色幌子下的巨额利润

“JJ比赛”是竞技世界(北京)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在2007年7月建立的一个游戏平台,号称国内首家推行棋牌竞技化的游戏平台,也是规模最大的棋牌竞技化游戏平台,在线人数已经名列国内同类游戏前茅,已拥有斗地主、麻将、拖拉机、德州扑克、赢三张等游戏类别。

在谷歌搜索引擎上输入“JJ游戏赌博”字样,共有428000多条,在百度搜索引擎上输入“JJ游戏赌博”字样,共有480000多条,在315消费电子投诉网上,共有JJ比赛上万条之多的投诉,其中涉及赌博、经常掉线,赢取的奖品为假货等多种类型。这是怎样的一个比赛平台,竟然有这样多的投诉量,我们不妨走进现在的JJ比赛平台一探究竟。

记者采访了一位资深玩家,并随着他进入了时下最流行的斗地主午夜精英赛,其中参赛人数214人,报名费50000游戏币,在这里50000游戏币相当于人民币50元。计算一下,参赛人数214人,JJ比赛平台本场比赛共收取10700000金币,而支出为7661200金币,也就是说本场比赛,JJ比赛平台共收入3038800=3038.8元人民币,也就是说一场斗地主比赛,JJ就赚取了3000多人民币。

随记者在“北京—逍遥王”演示下,进入了德州扑克大师两万场,进场费20000游戏币,前注2000金币,也就是说进场费是20元,不押注的话至少每局损失2元人民币。在两万的大师场,当每个人累计赢到40万可以点击桌面右下角的“挑战明星卓”,明星桌每个玩家进场都是40万游戏币起底,也就相当于人民币400元。下列的图片可以让人清楚地看到每个玩家手里的虚拟游戏币。

 

一桌6名玩家每个玩家都持有几百元、甚至几千元人民币相等值的游戏币,仅此上图一局一位玩家就下注62万游戏币(相当于620元人民币),仅此一局还未完毕下注竟达到1090000万游戏币(相当于1090元的人民币)。可想而知一局游戏完毕,下注金额达到多少?这是在娱乐竞技还是赌博?

 

其中还有“赢三张”游戏,俗称“扎金花”,专家场是50000游戏币进入,也就是说一局输赢将有几百元,而JJ比赛平台每局按照一定比例收取金币。这完全符合《刑法》对赌博罪的定义特征,同时更昭显了灰色幌子下的巨额收入是多么惊人。

 

进入赢三张游戏,记者更加吃惊,一局游戏竟然下注到786000游戏币,也就是等于786元人民币,真是让人膛目结舌。

 

同样的,JJ比赛推出的“休闲五张”,和现实中赌博机一模一样,翻牌比倍数额之大,再次试问,这是娱乐竞技平台还是网络赌博平台。

标签:

版权说明:如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 棋牌游 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本文地址:http://www.703game.com/post/1640.html


请登录

忘记密码我要注册

分享到